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警示教育 > 勤廉典范

中国日记·9月25日 | 全花破 新突破

2020-09-28 17:11:39 浏览:{{ hits }} 来源:兰坪县纪委县监委 语音阅读正文

全花破,一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词语组合,是一位15岁傈僳族姑娘的名字。她所在的村组叫旺咱一组,村民全是傈僳族,名字也是傈僳语音译过来的。

旺咱一组位于云南省怒江州兰坪县中排乡大宗村,背靠碧罗雪山,去村委会都要爬过两个山头。12岁之前,全花破从未走出过中排乡,更想像不出山外面的世界会是什么样。

转折,发生在今年。

6月2日,兰坪县纪委监委干部何微和几名同事组成新一轮“背包工作队”,前往大宗村协助驻村工作队开展挂联帮扶工作。进行入户遍访时,她发现了正在干农活的全花破。仔细询问下,何微了解到,读初三的全花破去年在父亲要求下退了学。虽然她渴望继续读书,却还是懂事的顺从了。“谁都有梦想啊!只是……”红了眼圈的全花破没有说出后面的内容。“只是家里太穷,妈妈又生病”。

2018年6月,全花破的妈妈去野外挖野菜时不小心摔断了腿,只能卧床休养。2岁的弟弟正需要人看护,妹妹还在上小学,奶奶年事已高,家中只剩爸爸一个劳动力。辍学回家帮忙干活,一切似乎都顺理成章。即使父亲当时没开口,全花破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因为这是村里,乃至县里、州里许多山区女孩的共同命运,初中几乎就是她们读书生涯的终点。她家所在的怒江州是“三区三州”中的“三州”之一,95%以上面积都是环境恶劣的高山峡谷。边远闭塞的环境,加上长期的深度贫困,让当地群众对教育认识不足。传统观念里,女孩子读书没用,不如在家帮忙干活,早点嫁人或出去打工赚钱。因此,全州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失学辍学现象突出。

扶贫必扶智。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接受良好教育,是扶贫开发的重要任务,也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因此各部门全力控辍保学,确保接受义务教育的学子,一个都不能少。但观念的大山毕竟难以快速凿穿。以今年兰坪县春季开学为例,叠加疫情影响,全县共有100多名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未按时返校报到。找到他们,劝回学校,成为兰坪县纪委监委督促检查各部门落实“两不愁三保障”的重点之一。兰坪县纪委书记胡小涛介绍,今年3月份起,县纪委每月派出2个专项督查组和2个暗访督查组,围绕控辍保学等重点工作内容持续开展监督检查,督促教育及各职能部门齐抓共管。

兰坪县民族中学九年级的和某因刚从山里搬出来,不习惯学校的新环境,加上基础差,上课听不懂,今年4月便跟着同村人去山东务工。打电话、聊微信、讲政策,在县教育局、学校、社区等相关职能部门共同努力下,5月17日,和某终于返校报到。

看着全花破,何微仿佛看到了10年前的自己。她明白,上大学虽然不是她们改变命运的唯一的出路,却是一条捷径。在她和驻村工作队反复劝说下,全花破的父母终于松口,同意只要她好好读,就让她继续上学。

受惠于国家的扶贫政策,今年7月,全花破家也从大宗村搬到了县城永昌社区一百多平米的异地搬迁安置房里,离她的新学校——兰坪一中仅2.5公里。奶奶有政府的低保,家里的山羊托管给了村里,年底可以分红,还有几亩核桃树,自己和妹妹上学有财政补助,政府正给爸爸联系扶贫公益性岗位,妈妈的腿也逐渐恢复……一切都在变好,全花破也终于安心返校。

截至7月底,兰坪全县共劝返未按时返校报到的义务教育阶段学生128人。放眼全国,截至9月15日,义务教育阶段辍学学生由2019年的60万降至2419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家庭辍学学生清零。但劝回不是终点,还要确保学生留得住、学得好。

面对全新的环境,全花破还在适应。停课近一年,课程内容让她跟得有些吃力。好在学校为她安排了“一对一”学习帮扶老师,何微也一直在关注和鼓励着她。不管最后能读到哪一步,起码她尝试过、努力过,也不用再重复祖祖辈辈深居大山、与贫困斗争一辈子的命运。全花破说,“‘知识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我知道的。”(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邢婷婷  李芸)


推荐阅读